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吃歐美糧吃很凶,產出卻一直很少
最喜歡爬牆去吃其他家的食物(欸
DC家喜歡蠻久了~希望有機會能挑戰寫寫看他們的角色
KSM最喜歡的是拉郎的蘭帕,然後HEH都可以
X-man就是吃EC
ST真愛不解釋!

寫過最多文的是全職韓葉
以及很愛但覺得自己永遠不敢去挑戰的盜墓
凶宅就是吃朋我~最近被官方桶的那一刀漸漸癒合了...

不太有雷點,神經大條!萬年HE黨!
盡量努力更文...但是誰知道(
歡迎勾搭>> www.plurk.com/summer_bug

[韓葉]君子那個什麼的,十年不晚 (7)

*  *  *

    由於平常戰隊裡的作息時間規律,即便沒有設早上的鬧鈴,生理時鐘仍是早早的讓他醒了過來。

    韓文清覺得這景象很不對勁。

    一個人睡習慣了,睜開眼猛然看到旁邊還有個人影,那感覺十分怪異,尤其當那人還掛了半隻蒼白的手臂在你肩上,一時沒反應過來其實還挺驚悚的;然後理了理思緒,想起了昨天是他問葉修借睡在這的。

    本想翻身下床的韓文清,看了眼還在熟睡的葉修,眼神突然一時有些移不開,當然不是因為葉修的睡顏有多美麗動人,事實上那樣子挺醜的;就看他半邊臉沈沈的壓在枕頭上,壓出一片紅紅的睡痕,頭發亂糟糟像個鳥窩似的,微張的嘴邊還掛著半條口水。

    只是同時,他闔上的眼角沒了平日的狡捷,嘴邊也沒了嘲諷的弧度,平日人們口中神秘又霸氣的鬥神,此刻竟如此平凡,看著都有點不像他韓文清所知道的葉秋了。

    這樣毫無防備的樣子,加上昨晚那段有點尷尬的對話,韓文清皺起眉頭,心頭一揪,他覺得他整個人都不好了,也長到了這個歲數,即便再少接觸這種事他還是明白的,這是要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

    韓文清自問性向正常,認識葉秋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怎麼就這樣突然的一個瞬間,友情就變了質?

    嘆了口氣的韓文清翻身下床漱洗,準備先去理一理情緒,殊不知才進了浴室,葉修就猛地張開了眼睛,唰的一聲把自己整個臉埋進枕頭,露出一點耳尖可疑的泛紅,顯然不是剛醒。

    實在是韓文清剛剛盯著他瞧的眼光太熱太燙,閉著眼睛都能感覺到,讓他很難找到張開眼睛的時機,只好像個傻子一樣假裝沒醒的躺在那,不是一般緊張。


    葉修抬起頭來搓搓臉,大略的想了想這都是發生了什麼事?

    全聯盟裡大家交情都還算不錯,一開始為什麼特別的找上韓文清,其實他也不知道,說是有種英雄惜英雄的感覺太矯情,說是因為剛好那天在馬路上撞見的就是他,順口邀對方一起吃了頓飯又太輕描淡寫,最終他給自己的說法是因為他和韓文清認識的最久。

    兩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身上背著戰隊成績壓力不說,他葉修還有其他麻煩同時發生著,這些事他沒辦法跟蘇沐澄說,因為他不希望這個像妹妹一樣的姑娘替他擔心,所以表面上他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實際上卻都是壓在了心裡沒說而已。

    那時候他感覺找這人出去晃晃吃個飯會是個好主意,雖然不能說那些跟戰隊有關的麻煩事,但他隱約的覺得韓文清會懂,但是不會去戳破它;慢慢的,韓文清也會主動聯絡葉修,不論是在QQ上或者比賽有遇到時都會,到這個時候,葉修已經發現自己跟韓文清的互動多過於身邊任何的朋友了。

    也許是昨天晚上那點有些尷尬的對話和情境成了催化劑,不然韓文清怎麼會一早就這樣盯著自己,畢竟情感的轉變這種事情很難說得准。 

    雖然很突然,但卻又好像理所當然,葉修邊想著邊覺得自己的接受力是不是太好了點?抑或是他其實多少感覺到這天遲早要發生?

    「醒了?」韓文清突然打斷了葉修的思緒,換好一身衣服的從浴室走了回來,臉色跟往常沒有什麼不同,很平常的對著葉修說。

    葉修也沒多問,只是爬下床直徑往浴室走去,「醒了醒了,我趕緊弄弄就去吃早飯吧,」頓了頓又接著說,「誒......順便去嘉世宿舍讓我換下衣服吧。」

    「恩。」


    不一會,他們就已經離開了賓館,今天天氣很好,兩人間的氣氛有點微妙,但是沒有人有要戳破的意思,興許是給對方,也給自己一點時間去釐清接下來要怎麼走。

    這個夏休期很多事情都出現了轉變。

tbc.

------------------------------------------------------------------------------------------------

*是不是飛躍般的進展!!!(好意思誒

评论 ( 1 )
热度 ( 24 )

© 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