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吃歐美糧吃很凶,產出卻一直很少
最喜歡爬牆去吃其他家的食物(欸
DC家喜歡蠻久了~希望有機會能挑戰寫寫看他們的角色
KSM最喜歡的是拉郎的蘭帕,然後HEH都可以
X-man就是吃EC
ST真愛不解釋!

寫過最多文的是全職韓葉
以及很愛但覺得自己永遠不敢去挑戰的盜墓
凶宅就是吃朋我~最近被官方桶的那一刀漸漸癒合了...

不太有雷點,神經大條!萬年HE黨!
盡量努力更文...但是誰知道(
歡迎勾搭>> www.plurk.com/summer_bug

[韓葉]非常遲到的七夕賀文......浪不浪漫?

*左想又想還是決定發上來,遲了總比沒有的好(X

*雖然號稱是賀文,但其實我覺得超日常

*OOC不是你的錯覺!

*有素雞<<<假肉的意思(X

---------------------------------------------------------------------------

    這天是一年一度的七夕,既然葉修跟韓文清都不是太講求浪漫的人,在以前,這日子基本上就是代表著該刷限定副本的時候到了,既便在兩人交往後,也不一定會飛到對方身邊過節。

    再尤其今年葉修帶著國家隊正在蘇黎世比賽,這樣的日子似乎理所當然的沒被當一回事給擱著了——一般來說應該會這樣,除了現在韓文清正跟葉修一絲不掛的,躺在瑞士某高級飯店的床上。

    「老韓啊,沒想到你這麼浪漫,居然飛到這來看我。」葉修一手撐著頭,側著身對著身邊的韓文清說道。

    對方轉過頭來看向葉修,心想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外國的飯店全面禁煙,做完愛的葉修沒辦法慣性的點根菸,才從剛到現在就一副不安分的樣子,吱喳個沒完。

    至於浪漫嗎?這形容詞實在跟自己不太搭,但現在兩人的樣子從各個角度來說,套上這詞絕對能當之無愧,所以雖然事實其實跟眼下情況有些出入,韓文清也就不想反駁了。

*  *  *

    前兩天,韓文清人還在Q市處理著戰隊的事情,葉修挺準時的打了視訊電話過來,兩人一如往常地閒聊著,突然葉修就提起了要韓文清來蘇黎世的事情。

    其實早在國家隊出發後沒多久,葉修就有提議要自己過去放個幾天假,說是訓練營的時程也還沒這麼早開始,而且多難得一起去國外走走,韓文清並不反對適時地放鬆,也就在心裡算是接受了這個提議。

    一轉眼已經八月初,直接能趕上去那邊看決賽的時間點,再不去怕是他們也都要回來了,於是那天乾脆就直接訂了機票,沒注意到就這麼剛好的搭上了七夕情人節。


    雖然事前有通知葉修,但因為和比賽時間碰上,韓文清自己解決了從機場到飯店的交通,坐在接待大廳裡倒也不算等了太久,就看著一群熟習的面孔,魚貫的晃進了飯店。

    韓文清一身便服,半側著坐在那裡,一時半刻居然沒被認出來,只有走在較後面的張新杰停下了腳步,正準備走近打招呼,身後就傳來葉修一句不算大聲的:「呦!到很久了嗎?」

    張新杰當然知道自家隊長的飛機時刻,暗自在心裡算了一下,大概等沒超過一個鐘頭,但現在顯然葉修不是真的要問答案,所以他簡單的向韓文清點點頭,轉身對葉修道:「葉隊,晚餐後八點半於租借的小會議廳進行復盤,也歡迎韓隊一起參加,那麼我先離開了。」


    「走吧老韓,先到我房間去。」葉修邊說還邊掏出房卡,一臉壞笑的樣子,活像電視劇裡調戲女孩子的痞子。

    韓文清連說他無聊的力氣都懶得花,拖著還算輕便的行李箱跟葉修上了樓,剛進房才放下東西,就讓剛才裝痞子的葉修給拉進了浴室,不由分說地開始脫衣服。

    葉修算是個樂於享受性愛的人,不過卻鮮少這麼積極的表現出來,所以當雙唇湊上來的時候,韓文清心裡有一絲絲的訝異,但下一秒卻立刻的進入狀態,毫不客氣的吻了回去,。

    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衝動,畢竟過去一直是遠距離的維繫著這段感情,而這次不過是兩個多禮拜沒見,兩人卻像是瞬間被點了火一般,脣舌激烈的交纏,衣服脫不到一半,就明顯地感受到彼此下身的誠實反應。

    葉修咯咯的笑著說想不到老韓你這麼想哥,一手不安分的往對方的隆起上摸,韓文清勾勾嘴角,倒是心裡有了個大概,接吻時對方嘴裡熟悉的煙草味幾乎完全的嘗不到,想必是外國相對嚴格的無煙政策所致,葉修這傢伙敢情是憋得難受,想用別的東西來滿足一下癮頭了。

    這種戒煙方式韓文清倒真的覺得不錯,邊想著大手邊毫不猶豫地探進葉修的褲子裡,往臀瓣上重重一捏,惹得對方舒服的倒抽一口氣,也讓他趁著勢頭奪回了主導權,把人給拖進了淋浴的玻璃隔間。


    「嗯……阿哈……」

    算得上挺大的淋浴隔間裡早已是白霧蒸騰,兩個大男人在裡面糾纏產生的熱度和著水汽,幾乎讓人快要喘不過氣,低聲的呻吟與肉體拍打的聲響更是無比的淫糜。

    所謂澡越洗越髒大概就是這麼回事,葉修手撐著隔間牆,任韓文清從後方一次次的挺進,背上印下不少紫紅的吻痕,那是韓文清可以避開頸間而留下的傑作,腿間、身上和玻璃上的液體,已經分不出哪些是精液,哪些是臨時被用來當潤滑液的沐浴乳。

    直到葉修終於是雙腳無力地開口,吐出片片斷斷的:「不行了……沒力氣了……老韓你快……哎呦……不行不行了……」

哼哼哀哀挺沒情調的求饒總算也還是有達到作用,韓文清最後一次射在了外面,便讓自己跟葉修又重新沖了次澡,這才從浴室折騰出來。


    葉修耍懶的頭也沒吹就往床上倒,韓文清也難得的放過了他一次,跟著躺上了床,看看離集合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稍微休息一下也還可以。

    方才還求著饒的葉修,現在可以是一臉饜足的樣子看著韓文清,說老韓真是浪漫,挑這麼個日子飛來會他,簡直跟神話故事裡的牛郎一樣了。

    「牛郎……你說你像織女嗎?」韓文清看他一眼,語氣中難得的帶著三分調侃道。

    「嗚喔,老韓……你怎麼會說垃圾話了呢?」葉修一副驚訝的語氣,邊說邊朝著對方靠近了,手還往眼前的胸膛拍了拍,「而且咱們這是牛郎會牛郎,也不挺好。」

    韓文清一把抓住葉修的手,心想剛才還哀哀叫的傢伙,怎麼就這麼喜歡往死裡作?只能有些無奈的道:「安份點。」

    葉修撇撇嘴角,心裡也知道現在實在不是個作死的好時機,也就作罷的將腦袋往下一靠,躺上了跟韓文清同一個枕頭,閉上眼打算來閉目養神一下,卻在一呼一吸間,嗅著沐浴乳也洗不去的戀人熟悉的那個味道和溫度,就這樣真的睡著了。

    細微的輕鼾傳進韓文清耳裡,讓他的表情是柔化了幾分,他知道帶隊在國外的這些日子以來,這人其實辛苦的可以,能放鬆下來休息一下沒有壞處。

    他拿起剛剛順手帶出浴室的小毛巾,蓋住葉修還微濕的頭髮免得對方著涼,自己則動了動位子,半坐起身的滑起了手機,為了調時差而不讓自己睡著。

    點開榮耀的首頁,整個網站都佈置成了七夕特別活動的主題,韓文清看著畫面上又是愛心又是喜鵲的裝飾,繽紛的頁面讓他都不禁感受到些許這中國情人節的氣氛,才想著,身邊的人就啪嗒的翻了個身,露出滿是吻痕的光裸背部。

    他挑挑眉,替葉修拉好了被子,心想這次雖然是剛巧碰上這麼個日子,但十幾個小時的飛行,能換來戀人這樣毫無防備的安睡,倒也真的不失為一種浪漫。


END

---------------------------------------------------------------------------

這幾天忙東忙西,好幾日沒更文拉~~

感覺寫起來有些憋扭///////但是還是想來甜一下~

請輕拍嘍!233333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