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吃歐美糧吃很凶,產出卻一直很少
最喜歡爬牆去吃其他家的食物(欸
DC家喜歡蠻久了~希望有機會能挑戰寫寫看他們的角色
KSM最喜歡的是拉郎的蘭帕,然後HEH都可以
X-man就是吃EC
ST真愛不解釋!

寫過最多文的是全職韓葉
以及很愛但覺得自己永遠不敢去挑戰的盜墓
凶宅就是吃朋我~最近被官方桶的那一刀漸漸癒合了...

不太有雷點,神經大條!萬年HE黨!
盡量努力更文...但是誰知道(
歡迎勾搭>> www.plurk.com/summer_bug

[CWT37/韓葉-同居30題短文挑戰]順利結束~來放無料

無料內容就是...嗯~

拿同居30的其中幾題串成的小短篇拉wwwwwwww

那麼注目照樣放這裡~

*少女病發作,所以OOC注意

*硬要湊四題當然會怪怪的(X

*極限脫稿,錯字輕拍說好不打臉!<<歡迎抓蟲(誒

-----------------------------------------------------------------------------------------------------

26. 無傷大雅的小打小鬧(枕頭大戰,掐臉etc.)

27. 穿錯衣服

28. 一方受輕傷(扭傷,劃手指etc.)

29. 意外的求婚


    葉修剛從蘇黎世回來沒幾天,因為時差的關係,已經好幾個早上比韓文清早醒來了,不過通常他都會採取立刻倒頭閉眼睡回籠覺的策略,實在是因為他發現自己早起實在沒什麼好處。

    第一天他起了個清早,心裡得意地想著今天換他露一手,給兩個人弄點早餐什麼多好,折騰了快一個小時弄出來的東西其實也並不差,但是他怎麼吃就覺得沒韓文清弄的味道習慣,也就沒太大興致隔天再搞了。


    兩人平時睡在一張大雙人床上自然是各據一方,尤其晚上睡得熟了,誰管得住身子往哪邊翻?所以今天葉修一睜開眼,難得的就看韓文清一張睡顏距離自己不到十五公分,害他不禁愣了一下。

    他們在一起也好多年了,葉修這一刻才突然發現,自己好像沒有幾次觀察對方睡顏的機會,兩人再湊在一起的時候,他大多是早睡晚起的那個,今天這樣倒算得上是難得了。


    葉修盯著韓文清的臉瞧了半响,嘴角不自覺地勾了上來,這種話他平常不會講,甚至不常想,但他心底其實覺得韓文清長得挺好看,尤其現在因為睡著而放鬆下來的樣子,更能看出這人五官的本質,端正又有男人味,看得自己心裡挺有幾番得意。

    繼續觀察著對方,葉修目光集中到了對方的眼眉,心想這老韓平常老是板著臉,現在才幾歲眉間的痕跡這麼明顯,再打個兩年,給戰隊宣傳品修片的美術們,肯定要多花加倍的時間做局部處理了。

    邊想著,很自然地就伸手想輕撫上那個地方,對方反射性的有些撇過頭去,就這麼個小動作,韓文清卻是緩緩地張開眼睛醒來了。

    看韓文清醒了,葉修這手停在半空中,想著這下是要不要摸下去啊?觀察戀人睡顏這種事情聽起來實在有點不爺們,於是手指一伸,乾脆往原本的目標方向戳了下去。

    「葉修?」才睜眼還算不上清醒,就莫名其妙的被枕邊人攻擊,韓文清快速往旁邊一閃,葉修的手指落在了他麼額頭上。

    「誒,看你連睡覺都要皺眉,給你放鬆一下還嫌。」葉修毫不心虛地回道,這也不算說謊,頂多叫換個說法而已。

    韓文清搖搖頭,伸手把葉修的手給抓了下來,說:「別無聊。」

    葉修沒反駁他,只是抽出被抓著的手,在對方手臂上掐了一下,嘴上念道:「好心被狗咬啊,辜負哥一片好意……哎呦!」

    無聊的垃圾話第一句都沒說完,葉修就被韓文清掐了一把肚腰肉,弄得他反射性的往後躲。

    韓文清哪會不了解葉修,剛才估計是伸手要做些什麼別的,看自己醒了才又突然變了動作,沒得逞就反手掐上來還夾帶垃圾話,怎麼看都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掩飾動作。

    想讓他立馬安分下來最好的方法,就是在他腰上來一下,可以讓他往後縮躲個好幾秒,這是兩人在一起後好一陣子他才發現的方法,至今仍是屢試不爽。

    「老韓,你心也變髒了,盡往要害打啊……」葉修一副沈痛的語氣道,搖著頭卻不忘一手先護好自己的腰部,另一手卻還打量著往哪裡反擊好。


    「幾點了還玩?不是說蘇沐橙今天早上要過來拿東西?」

    韓文清知道如果他現在不阻止葉修,等等他撲過來還手,必定會延伸出更多沒完沒了的小動作,然後演變成沒必要的大動作,最後再變成擦槍走火的白日宣淫。

    平常在假日的早上這樣是無所謂,但他記得葉修提過今天早上蘇沐橙會順路過來跟他拿個東西,而他並不喜歡做愛做到一半被打斷,只好讓眼前這傢伙別再玩了。

    葉修聽他這麼說,挑了下眉的輕聲一嘖,他也知道剛剛自己要是繼續玩下去,八成可以來場早晨的床上運動,不過當然還是正事要緊,只好認命的掀了被子翻下了床。

*  *  *

    事實證明他的決定是正確的,梳洗完的葉修休閒褲才剛套上,就從房外傳來了大門鈴聲。

    葉修匆匆的從旁邊椅背上拎起件T恤,抓在手裡便跑到客廳去開按開樓下大門,又邊套衣服邊往書房裡去,才見他拿著個文件袋朝著自家門口走去,時間算得十分剛好,門一打開就看蘇沐橙笑瞇瞇地站在那跟他道了聲早安。

    蘇沐橙接過那包東西邊說先走了,葉修問她不進來坐會兒嗎?她笑著道:「果果跟唐柔在樓下等我呢,這附近有家特別難訂的甜點店,果果好不容易搶到位子,再不去就要遲到拉!」

    一大早跑去吃甜點?葉修只覺得女孩子家有時候實在是挺難懂的,只好點點頭說,行拉!那快去吧,蘇沐橙才又接著道:「我們這次住的飯店不遠,晚上一起吃飯吧!找韓隊一起啊,不許推脫……但是你可別穿這樣來歐。」

    葉修一愣,這姑娘從沒對自己的穿著表示過不滿,怎麼今天突然針對這種事情說了起來?下意識地就扯起了衣角低頭看,這一看,倒看的他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這不是平常霸圖非比賽用的T恤隊服嗎?他還當是件一般的黑T恤就這樣穿了出來,難怪蘇沐橙這樣說了,偏偏這時候就見韓文清從臥房走出來,還邊開口問了句:「葉修,你有看到我那件黑……」半個問句在他的一個挑眉後直接斷了句。

    多尷尬啊,蘇沐橙這姑娘就跟自己親妹妹沒什麼兩樣,而這穿錯衣服實在也算不上什麼多丟臉的事情,但是這各方條件全加在了一起,葉修現在可以實質性的感覺到自己耳尖是燙的,心想今天自己運氣實在差得可以。

    蘇沐橙忍不住掩嘴輕笑了兩聲,才開口跟韓文清打了招呼,順便邀請他晚上一起去吃飯,得到對方肯定的答應後,便迅速的先離開了。


*  *  *

    葉修關上門,一副沒事的樣子就往廚房走,T恤他是不打算現在換下來了,這件寬鬆、舒服,而且臉也丟過了,他決定把它穿個夠本,韓文清沒說什麼的跟了上去,嘴角卻是不自覺地勾起著。

    韓文清弄著簡單的早餐,葉修有一下沒一下的在旁邊幫忙,也不知道老天是不是今天橫了心要跟自己做對,他正從櫃子裡拿了個杯子下來,啪的一聲,好端端的杯子就這樣在他手上破成了碎片。

    事情突然的讓葉修連感覺痛的反應都來不及,手上就已經一片鮮紅,幾滴鮮血滴答在白色瓷磚上,看起來怵目驚心。

    韓文清聽到聲音一回頭就看到這一幕,臉色一沉,二話不說跨過一地的玻璃渣,抓著葉修的手立刻打開水先沖去血跡,才讓他去客廳坐好,把手舉高別亂動。

    韓文清拿著急救箱在葉修身邊坐下,分外小心地替對方檢查傷口,臉色嚴肅的樣子看得出來他的擔心。

    手上的傷口並不嚴重,就是有一道比較深的口子,剛才的血大多是從那道傷口流出來的,對個大男人來說,這真的不算什麼,甚至不怎麼痛,但葉修卻任著韓文清給他處理傷口,一句也沒多說。

    主要還是因為這傷在手上,雙手是他們者些職業選手最寶貝的工具,誰不是小心翼翼地保護著自己的手,長久下來已經是改不掉的慣性了,畢竟誰知道會不會就因為這樣一道口子,影響了手速或者靈活度?。

    既便他現在已經退役了,說實話,方才看到自己手上的一片血跡,心還是無法控制的涼了半截,好在清洗後知道其實沒傷得多嚴重,才鬆下了一口氣。

    自己都這樣了,韓文清看了有多難受,葉修自然是可以想像的,所以才難得的不發一語,乖乖的坐著讓他去給自己包紮。

    直到都弄的差不多了,韓文清的臉色也比較緩和下來,葉修才輕輕地開口:「這沒傷的很嚴重,頂多三天不能打遊戲,你別想多了。」

    「嗯。」韓文清微微的點頭,他一路給對方上藥包紮,自然知道其實手上的傷口並沒有大礙,這兩天小心點別沾水就沒事了,但卻仍有些無法冷靜下一瞬間被挑起的情緒,只好再仔細地檢查了一次,是不是每個小傷口都有處理到。

    主要的傷口都集中在了手心,翻到手背這一面上時,卻有一道細細的紅痕剛好劃在了無名指的根部,看來像是刮到破皮有些發腫的的一個小口子,韓文清不管這傷口其實淺的可以,仍舊仔細地在那塗了點藥,才輕輕的把它貼了起來。

    葉修盯著剛被貼起來的位置,白色的透氣膠帶在那貼了一圈,猛一看跟個婚戒似的,看得他心情微妙,不太清楚的咕噥了一句:「這地方要是留疤多詭異……」

    他說的小聲,韓文清卻聽得清楚,抓著葉修的手,突然之間也不知道到哪裡來的一股心思,就這樣低下頭去,在透氣膠帶的位置落下了一個異常溫柔的親吻。

    他和葉修相識糾纏了十幾年,這雙手又何嘗不是他們認識彼此的重要媒介?網遊裡的相識,是因為這手的靈巧操作,職業賽裡的輸贏勝敗,是這雙手的奮鬥與拼搏,在一起後充滿欲望的愛撫,有這雙手的溫度,而今天早上戳在自己額頭上這手,則是只屬於他親暱。

    去想這樣的事情,不像他韓文清一貫的作風,但是面對葉修的事,一路走來這麼多年,又幾件能用常理來劃分?

    而葉修在韓文清低頭親吻自己手指的時候,心裡倏一下鼓脹得可以, 「我說老韓,我估計這肯定要留疤了,你給我個戒指什麼的遮著好了。」

    韓文清抬起頭來看了眼葉修,他當然知道這手指上的小刮傷不會留疤,但對方那眼睛裡笑意滿滿的樣子,他又怎麼不懂,所以他沒回話,只是很理所當然吻向對方。

    兩個人一早用的是同樣的牙膏,一時之間清涼的薄荷味充斥在兩人鼻息之間,而後才探查到屬於對方的味道,這個吻交換的溫吞,彼此舔拭吸吮著對方,直到來不及吞下的唾液微微流下,兩人才緩緩地分開。

    葉修滿足地舔舔嘴,心想跟這人糾纏十幾年哪能夠,最少也要來個幾十年才行。而韓文清看著對方的那表情,他知道自己書房抽屜裡那副對戒,終於是到了拿出來的時候了,。


The End~~

-----------------------------------------------------------------------------------------------------

最後我覺得第30題還是不要放這裡比較好!(結論

我終於完成這個透氣膠帶的婚戒梗了!!!耶~~

又蘇又OOC只好先道歉(但是我還是會貼了!

另外!

各位如果有看了【十年不晚】(或任何其他想說的)的

歡迎在 匿名感想區 給我一些建議或心得/////

請不要吝嗇的鞭打我吧!~~~跪求!感激拉!!


评论
热度 ( 23 )

© 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