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吃歐美糧吃很凶,產出卻一直很少
最喜歡爬牆去吃其他家的食物(欸
DC家喜歡蠻久了~希望有機會能挑戰寫寫看他們的角色
KSM最喜歡的是拉郎的蘭帕,然後HEH都可以
X-man就是吃EC
ST真愛不解釋!

寫過最多文的是全職韓葉
以及很愛但覺得自己永遠不敢去挑戰的盜墓
凶宅就是吃朋我~最近被官方桶的那一刀漸漸癒合了...

不太有雷點,神經大條!萬年HE黨!
盡量努力更文...但是誰知道(
歡迎勾搭>> www.plurk.com/summer_bug

[韓葉](補交的)跨年夜賀文XDDD

各位新年快樂!!我家的賀文好像從來沒有準時過<<<好意思說

而且不知道會什麼明明應該很短很歡樂的東西又被我寫到了有點沈悶...

各位客官不要嫌棄///////

順便說一下~CWT39我們有報到攤位

不過之前提過的韓葉架空我估計是寫不完(欸

目前會有什麼還不太確定,但我會盡量以能寫多少就寫多少為目標努力前進的!

and除此之外可能會趴在牆頭的寫一下我的凶宅筆記同人(欠揍

P.S.之前CWT38的通販已全數寄出!希望大家有順利收到本子歐!

---------------------------------

       前幾天是12月25號,是許多人每年盼望的聖誕節,不同於國外闔家過節的氣氛,在亞洲地區這似乎更像是的給情人們過的浪漫節日。

       因為陳果在戰隊宿舍辦了個小聖誕派對,所以24號的平安夜葉修是在H市度過的,鑒於他和韓文清都不是一定要黏答答在一起過節的個性,還加上榮耀裡又有活動,本來這聖誕節的事情也就這樣過去算了。

       誰知道31號一早,沐橙跟陳果兩居然塞了張去Q市的機票給他,說是補送的聖誕禮物,而且不僅已經通知了老韓,還拍胸脯保證說遊戲裡的後續活動就交給他們搞定,然後小小一個行李袋朝他一扔,不給一絲機會的就把他給趕出了宿舍。 

       導致了現在這位本該在榮耀裡虐眾人的堂堂榮耀大神——葉修一個人站在青島機場外冷得發抖。

       因天冷吐出的白霧在眼前繚繞,光看就覺得冷,事實上他也真的是凍的頻頻搓手,半顆頭埋在了圍巾裡,連抽個菸都有困難;葉修心想這老韓不是一向準時嗎?怎麼個今天居然晚了?

       腦裡的思緒還沒打上個句點,就看個穿著一身黑,散發十足生人勿近氣場的傢伙,騎著輛實在說不上帥氣的摩托車停在自己眼前,葉修才剛冒出半個『不會吧』的念頭......就見安全帽一拖下來,居然還真的是他家的那位韓大隊長。

 

       「...不是吧,老韓......你破產啦?」對著老韓的黑臉,葉修沈默三秒後吐出了這麼一句。

*  *  *

       葉修穿著老韓多帶的防風羽絨衣坐在摩托車後座,平常的厚臉皮對上迎面而來的寒風徹底地失去了作用,也不管安全帽會不會磕著前座的韓文清,一顆頭硬是壓的老低,像是巴不得能埋進外套裡一樣。

       韓文清在前面騎車也沒辦法管葉修這種幼稚行為,說到底今天實在是運氣不太好;前兩天自己的車子進了車廠做維修,沒料到蘇沐橙居然一通電話來,對著話筒笑嘻嘻的說葉修要去青島跨個年,韓大隊長多擔待。

       面對這突如其然的消息,韓文清倒是欣然的接受了,就算沒有一起過這樣子節日的習慣,但對方要來這種事,即便嘴上不說也自然是好的。

       問好了葉修的班機時間,表示會去接他後便掛了電話,本來想著即使不開車,也能叫個計程車去機場接人。

       但是跟葉修有關的事情怎麼可能如此順利?

       也許是因為這個特殊的日子的關係,先不說一早開始交通就壅塞的可以,連想叫個車都難上加難,即便是像特意提早出發的韓文清,也不得不被迫的另尋他法去機場,免得遲到。最後他是向在戰隊宿舍的工作人員借了摩托車,多帶上件外套和安全帽便出發了。

*  *  *

       「你們Q市今天怎麼這麼冷。」好不容易捱到了韓文清自己的住處附近把摩托車停好,葉修半張臉埋在領子裡一邊脫安全帽一邊打著哆嗦的道。

       接過葉修的安全帽,韓文清邊收著邊對著對方道:「先開門進樓裡去吧。」

       葉修聽了倒也不客氣,伸手幫忙拎過剛才路上買的其中一袋湯面,便先轉頭朝著大門走過去,十分自然的從包裡摸出自己那套鑰匙,開門先鑽了進去。


       兩人進到家後,便隨性的在客廳把兩碗熱麵給唏哩呼嚕分的吃了,就看吃得暖呼呼的葉修十分沒形象的攤在沙發上,不但沒打算幫韓文清收拾桌面,還想盡辦法阻撓對方的行動。

       面對葉修一貫的幼稚行為,韓文清早已經應對自如,手裡拿著碗盤跟垃圾,熟練地跨過葉修努力伸出擋在路上的長腿。

       等他從廚房裡再走出來,就見葉修就維持著剛才那個醜陋的姿勢輕輕地打著鼾了。韓文清搖搖頭,從房裡拿出一條薄被出來給對方蓋上,看著葉修眼下深深的黑眼圈,比平常更為嚴重,他知道這傢伙肯定又是不自愛的打節慶任務打過頭了。

       即使是退役之後的葉修,仍舊沒有就這樣離開榮耀的圈子,排除掉國家隊的訓練,葉修基本上還是都待在H市的多,他們曾經討論過要不要先搬到自己這裡一起住,但似乎總是都不了了之;韓文清大概能猜到理由,所以他不想強求葉修,反正來日方長,不過這不表示自己樂見葉修這樣不愛惜身體。

       邊想著,又不自覺的皺了皺眉,手上卻異常輕巧的為葉修將薄被蓋上,自己則隨手拿起正看到一半的書在旁邊坐了下來,決定任葉修好好休息一番。 

*  *  *

       等葉修頂著一頭亂髮從沙發枕頭上爬起來,外面天色早已經暗了下來。

       「呃......天黑了...」葉修説話的聲音還有些剛睡醒的含糊,看老韓一個人坐在哪看書,有些愣的道。

       「你也沒睡多久,才七點多。」韓文清把書放下淡淡的道,語氣中絲毫沒有一絲不悅,反而好像對於葉修能這樣安穩的休息一陣感到滿意。

       至於到戀人家裡吃飽了就睡這種行徑,即便是葉修也會有點不好意思,於是他蹭到了對方身邊,笑得一副無賴樣的把半個人給掛了上去:「老韓,難得一起跨個年,咱們出去吃頓晚餐慶祝吧。」

       「不搶活動了?」韓文清問,他知道葉修總是對這些活動很上心,而自己其實並不介意在榮耀裡跨年。

       葉修看了韓文清一眼,然後突然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道:「他們沒有我也能把大家虐趴在地上,你就別擔心了。」語畢還拍了拍對方肩膀,完全就是要安慰人的態度,聽得他簡直想翻白眼。

       韓文清從沙發上站起,順便把葉修也一併的撈了起來,讓他繼續窩著,估計在三個小時也出不了門:「去整理一下,今晚交通不會好,早點出門。」

       「外面冷死了,借兩件衣服來穿穿吧老韓~」一下子從被子裡被拉起來,葉修不禁打了個哆嗦,差點忘記現在是在比自家冷上不少B市了。

       

       一番折騰,在葉修把自己裹成了像個粽子之後,總算趕在八點左右順利地踏出了家門,鑑於今天的代步工具只剩下了機車,兩人都帶上了厚厚的手套,免得手指被凍傷。

       一路上路況算不上好,似乎是附近有一些倒數的跨年活動,這個時間已經漸漸開始聚集起了想卡位的人潮,對於不太方便大搖大擺地去餐廳吃飯的兩人,想了半天決定冒著冷天去附近靠海的地方,希望能找間小店吃點海鮮當作慶祝,既輕鬆也符合兩個人的性格。

       

       「歡迎光臨!」

       來到一間韓文清時不時會光顧的小店,高頭大馬的老闆不畏天氣的寒冷,中氣十足地向客人們打招呼。

       店裡面人不算多,大概是因為年輕人都在忙著朝市中心擠,這些外圍的店家反而顯得比平日冷清,老闆對著為數不多的客人卻比平常熱情,應該多少還是受到了這個日子的歡樂氛圍的影響。       

       兩人點了超出平時食量的菜色,準備要好好的吃一頓,因為不能喝酒的關係,韓文清拿了瓶綠茶到桌上,給兩人滿滿的個倒了一杯。

       不曉得是不是老闆因為心情好,所有的菜似乎都必平常份量大上一些,就連辣度也更加猛烈,一盤熱騰騰得辣炒海瓜子吃的葉修綠茶一杯接一杯,就連韓文清也多喝了好幾口。

       不得不說天氣冷的時候果然會食慾大增,兩人如秋風掃落葉般的將桌上食物吃得精光,結帳的時候老闆笑個不停的讚賞說年輕人真能吃。

       「年輕人就是要多吃點,吃飽了去接女朋友跨年去啊!」老闆邊找錢邊道。

       聽老闆這麼說,韓文清是沒什麼特別反應的接過零錢,倒是葉修笑滋滋的靠了過去:「老闆怎麼知道我們是要去跟戀人跨年去啊?」

       「唉呦,看你們的表情就知道拉,這個臭臉的小哥常常來我這裡吃飯啦,今天看起來心情特別好,那一定是要去約會的嘛,哈哈哈哈哈~」

       葉修聽得不住地想笑,心想這約會的對象不就是自己嘛,老闆真是看人看太準了,轉頭看向韓文清,就見那人眉頭略抬頗有些意外的神色,葉修立刻決定把它歸類在對方不好意思的表情範圍裡。

       「老韓,聽到老闆說的了,約會要精心規劃的嘛,走啦走啦,事不宜遲啊!」葉修掩不住笑意的拍拍韓文清,一邊跟老闆道別,一邊十分滿意的把人一起推出了店家。


       因為在海鮮店裡邊吃邊聊花了不少時間,兩個人離開店面的時其實都已經過十點半了,在騎了一段路到靠海邊的地方時,差不多也已經過了十一點。

       韓文清特別選了個他知道人不會太多的地方,畢竟大家都希望在海景燈光漂亮的地方跨年,像這裡不太看得見風景的點,大概只有希望安靜的人會來。

       兩個人並肩走在路燈下,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最近發生的事,鹹鹹的海風吹來又濕又冷,卻沒太影響兩人的步伐。

       終於兩人在路燈旁的一個公園椅上坐了下來,手裡拿著兩杯熱騰騰的飲料,葉修很自然地把手套給脫了下來,用雙手直接感受著杯子本身的熱度。

       「老韓,明年有什麼打算?」葉修突然的開口問道。

       韓文清坐在他身邊,輕啜了口熱飲,良久才答道:「明年過後我打算退役了。」

       葉修點點頭,似乎不是很驚訝於這個答案,自己退役後的這一兩年,韓文清在打法的步調上做出了許多調整,葉修很清楚這不僅僅是他在延長自己的職業生涯,更重要的是,這也是在為了他終要面對的退役一事在鋪路。

       當初拒絕了國家隊的邀請便是最好的證明,他要為自己所在的霸圖規劃好一條正軌去前進;而如今時機是差不多了,作為職業圈可說唯一的老將,韓文清也明白該是時候了。

       

       唰的一下,葉修突然地站了起來,嘩啦一聲飲料灑了一椅子,放在一旁的手到被浸了個濕透,硬是打破了方才略顯沈重的氣氛。

       「老韓,回去打榮耀吧。」葉修說喔邊搓著手,還不停呼著白煙,沒頭沒腦地來了這麼一句。

       韓文清怎麼會不知道葉修的心思,自己要退役這種事其實說到底終究是要發生的,一路走來其實說不上有什麼太大的遺憾,但專注了十幾年的一件事卻也不是能說放下就放下,他和葉修再如何能看淡這一切,也終歸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

       此時不遠處走過來一對情侶,男孩子緊緊摟著女朋友,巴不得能在跟對方靠近一些,也不在意四周還有著其他人,就這麼挨著路燈的接起吻來。

       韓文清站起身來,和葉修一起朝那對情侶的方向看了一眼,他們心想,這十多年以來,在榮耀的世界裡起起落落,輝煌與低谷都走了過來,葉修比自己早一步退役,卻仍舊留在了這個圈子,而他與高層也談過這方面的問題,沒意外的話他也將在這裡以另一種形式繼續走下去。

       而在這些日子的過程中,他和葉修的這段感情看似斷斷續續,卻總是切不斷似的一路延續到了今天,他們都明白,對方是彼此在生命這段經歷中獲得的最珍貴的收穫。

       他們也許永遠不會像眼前那對小情侶一樣如膠似漆的黏在一起,更不可能毫無顧忌的公開關係,但是那都無所謂,所以兩人把視線移開,然後二話不說地轉身離開了那裡。

 

*  *  *

  

       騎車回家的路上隱約可以聽見附近活動廣場熱鬧的演出聲音,但葉修因為剛才把手套給弄濕了,兩隻手晾在外面冷得可以,根本沒有心思去關心那些喧騰的聲響。

       「葉修!你幹什麼?」在等紅路燈的時候,葉修終於忍不住地把手塞進了兩人身體間的縫隙中取暖,弄的韓文清背上一股異樣觸感,難受的不得了。

       「沒手套帶,哥我手冷,凍壞了怎麼辦!」葉修理直氣壯地達到,這雙手可使很寶貴的。

       「你手冷放口袋裡去。」

       「你這外套口袋這麼小,手塞不到底啊,而且這樣多危險。」

       「我說你放我口袋。」

       「啥?你說啥?」

       隔著安全帽說話,文字一半被風聲吞去,一半被越來越近的喧鬧聲給掩蓋,葉修實在聽不清出韓文清在說什麼。

       眼看馬上就要綠燈了,韓文清懶得再多說一次,直接把手朝後面抓,拉著葉修兩支凍得僵硬的手環過腰側,塞進了自己外套的口袋裡。

       葉修被這麼一拉,只能老實地向前靠上去,兩手被抓進了暖呼呼的口袋裡,實在讓人沒有任何理由再把手抽出來,顧不上兩個大男人以這種姿勢共乘機車看起來十分詭異,葉修很樂意的就這樣像是從後面緊抱住韓文清一般的貼在了對方背上。  

       手冷的問題解決了,兩人貼得這麼緊,比剛才暖和得多,葉修可有空去注意四周的聲音到底是在發生些甚麼了,隱隱約約的,他聽見了越來越大聲的倒數聲從不遠處傳來。

       『28、27、26......』

       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心思,葉修突然用力拍了拍韓文清的肚子,隔著安全帽大喊:「老韓!你路邊停一下!快快快!」

       「葉修!危險你!」韓文清不知道葉修為什麼突然的這樣要求,還動手動腳的造成危險,幸好路上這時候幾乎完全沒有人了,實在沒辦法的只好順著對方的意在路邊暫停了下來。

       車一停住,韓文清還來不及生氣,葉修就迅速的從後座跳了下來,把自己的安全帽脫下後,立刻伸手把韓文清的也解了下來。

 

       「老韓,新年快樂!」

 

       遠處的倒數在此時數到了一,天空上一瞬間全被施放的煙火染成絢麗的金色,葉修湊上去吻住韓文清,時機算的剛好。

       真的是沒料到葉修會來這麼一著,韓文清卻也反應的快,伸手便將眼前的人拉得更近,毫不猶豫的加深了這個吻。

       等到兩人緩緩地分開,煙火正換成了一團團紅色的閃光,照的葉修的雙眼分外的有這麼一絲情慾的味道。        

       葉修勾勾嘴角,一副饜足的表情又把安全帽給帶了回去,跨上機車後座,雙手塞回韓文清的口袋裡,像是催促著對方趕快動作,哥現在迫不急待地要回家,知道嗎?

       

       「老韓,你退役後要把床給換了,加大的雙人床哥才睡的習慣!」車子才發動,葉修又突然的冒出了這麼一句。

       韓文清是知道的,葉修一定會等到他退役才搬過來,這是對於身為對手的自己的尊重,所以他只是點了點頭,便催下了油門,直直往家的方向前進。

 

-------

 

N天後 

 

       「前兩天跨年夜,欣興那群喪心病狂的還是很可怕啊!」

       「不是說今年跨年沒見到大神上來虐菜嗎?」

       「是嗎?可是我怎麼聽說有人看到葉修大神扶著腰一拐一拐地出現在戰隊宿舍附近?」

       「徹夜刷地圖刷到閃了腰?太敬業了吧!」

       「不是說大神他沒上線?」

       「聽說霸圖的韓文清這次有出現在混戰裡!」

       「呿!死敵上不上線關我們個什麼事!」

       「我也聽朋友說在戰隊宿舍附近看到閃到腰的葉大神!」

       「這麼為榮耀犧牲奉獻!不愧是大神啊!」

 

      興欣網吧裏一群熟客七嘴八舌的的在聊著前兩天跨年夜的事情,傳聞說跨年的隔天,葉修跟韓文清都分別出現在榮耀裡,但因為都是馬甲號,所以始終沒有人可以證實。

       但是一致的傳言都是有人在跨完年的幾天後看到『閃到腰』的葉修出沒,至於是不是如大家想像中那樣為刷活動地圖而光榮負傷,那就不得而知了......

 

END 

---------------------------------

被親友說塞口袋太兩小無猜了wwwwwwww

不要這樣~~~偶爾小甜蜜一下咩<<<滾     

      


评论 ( 7 )
热度 ( 17 )
  1. Utopia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转载了此文字

© 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