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吃歐美糧吃很凶,產出卻一直很少
最喜歡爬牆去吃其他家的食物(欸
DC家喜歡蠻久了~希望有機會能挑戰寫寫看他們的角色
KSM最喜歡的是拉郎的蘭帕,然後HEH都可以
X-man就是吃EC
ST真愛不解釋!

寫過最多文的是全職韓葉
以及很愛但覺得自己永遠不敢去挑戰的盜墓
凶宅就是吃朋我~最近被官方桶的那一刀漸漸癒合了...

不太有雷點,神經大條!萬年HE黨!
盡量努力更文...但是誰知道(
歡迎勾搭>> www.plurk.com/summer_bug

[凶宅筆記][朋我] 那點破事兒 01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個輕鬆的正劇向

*其實本來是這次要出的...窗了<<<所以期望放在五月ICE場

*因為比較慢熱,所以應該不會有H...(但這種事很難說<)

*OOC請鞭打,但說好不打臉啊!

--------------------------------------------------------------------------------------------


    要說起我跟秦一恒之間那破事兒,怎麼說呢,還是跟宅子有關。

    那是發生在洗浴中心那事情之前的事了,一天下午我接到一個熟人介紹的一筆生意,那人是個跟我買過房子的一個前買主。

    那天他打了通電話來,說要賣房的屋主透過人介紹,輾轉聯繫到他那邊,大概向對方了解一下情況後,他便覺得這也許會是像我這種人的買賣,轉手便將消息通知我了。

    因為這宅子說起來其實並不算凶宅,但它上面那個單位似乎有些問題,進而影響了這宅子的行情。

    我邊聽邊打量著,也真覺得這宅子可能不錯,雖然現在的狀況我並不缺錢,但划算的買賣放在眼前,倒也沒理由不做,再說這幾天窩在家裡也是悶的慌,不如出去晃晃。

    因為地點也不遠,我請那人跟屋主約好了隔天就過去看看。

    約好時間後我便給秦一恒打了個電話,雖然說宅子本身沒事,我自己去也行,但是樓上那單位要真有問題,估計還是要給他看看才行。

    秦一恒估計也是閑的沒事,馬上就答應明天跟我去一趟。


    隔天一早我就讓秦一恒打來的手機鈴聲給吵醒了,他說他已經在我家樓下了,要我給他開門。

    下了床,迷迷糊看了眼時間,瞬間真一句髒話差點飆出口,不是說好了十點在我這集合在過去嗎?現在才他媽的八點半啊!。

    拖拖拉拉給秦一恒開了門,嘴上邊叨念著他沒事這麼早跑來,還把人吵醒是幹什麼云云。

    但他絲毫不見有在意的神色,自顧自地就晃進了我家客廳,隨意的便把手上拎著的東西往桌放,轉頭對我說:「帶了早餐來,吃吃咱們早點出發。」

    阿?這一瞬間我是真想抽他了,敢情這秦二大爺沒事大清早把人吵醒,就是叫人陪他吃早餐?

    看秦一恒坐在那已經開始吃起燒餅,我也只能回房刷牙換衣,反正已經被吵醒了,不如吃頓熱騰騰的免費早餐划算點。

    吃早餐的途中,秦一恒跟我說,他昨晚看了一下今天要去的那地方附近,有個店他想順道去一趟,但看完再去,那店肯定關了,所以只能提早去。

    我想說什麼店家這麼跩,生意只做上午半天,早餐店啊?結果秦一恒說他是要去補貨,就是買些那羊糞球啥的。他這樣一說我也只能認了,那些個東西雖然噁心,但總是救命的玩意兒,早點起床去一趟倒也值得。

    吃完了東西,我和秦一恒便開車出門了,要去的地方不遠,挺快就到了,倒是找地方停車花了更多的時間,所幸最後在離秦一恒說的店不遠的地方找到了個位子。

    我一心以為這樣子的店應該都是藏身在傳統的巷弄之間,要不也最少像房萬金那樣隱藏在個批發市場裡吧?怎麼知道這地方還挺熱鬧新潮的,秦一恒領著我往前走了點便按鈴進了間公寓。

    到了樓上,替我們開門的是個非常平凡的婦人,秦一恒禮貌地向她點了點頭,這才帶著我一塊進了門。

    說真的,完全不是我想像的那樣子,從劉瘸子到籠街,之前印象裡去過的這種地方,總有些那種神秘的味道,玄乎玄乎的讓人挺猜不透,但是這裡完全就像個現代的中藥行,只是估計那些瓶瓶罐罐裡都裝著些我難以想像的東西。

    秦一恒很熟稔的跟店員盤攀談著,時不時指指店員後面的藥櫃,不以會兒他面前就放滿了一坨坨黑漆嘛烏的東西,我本來也挺好奇的想知道他都買了些什麼,不過後來轉念一想,有些東西的成份我還是不知道為妙,免得之後要放進嘴裡什麼的心裡有陰影。

    邊想著,正在付錢的秦一恒還突然回頭朝我這看了一眼,臉上帶著一副有點欠抽的壞笑,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麼似的,看得我一陣哆嗦。

    他這次東西買的不少,最後我倆是各提了兩袋東西,才離開那公寓裡的材料店。

    由於車位實在太難找,而且離看房子還有些時間,我們決定把買的東西先放回車上,再走路過去。

    我和秦一恒一路慢慢晃過去,倒也離約好的時間差不多了,索性就直接撥給了屋主,賭賭看屋主會不會也比較早到。

    電話一通,我便向屋主表明身份,說是人家介紹來看房子的。屋主說他已經在樓上了,也馬上為我們開了大門,讓我們直接搭電梯上來便行。

    出了電梯,就見那屋主已經站在自家門前等著了,是一位年約五十的男子,應該是就是家裡的男主人,看起來感覺平凡樸實,與我們打招呼的態度也十分有禮,就是個讓人感覺起來就很好相處的人。

    他領著讓我們進了屋,裡頭傢俱都搬得的差不多了。他帶著我們每間房間都看了看,我看著覺得這屋況十分不錯,如果秦一恒看了覺得不難處理,或是根本沒問題,價錢又能談得攏,實在是很輕鬆的一樁收入。

    參觀的過程中,男主人對於那促使他們搬家的樓上凶宅只字未提,我也就沒問,一直到再度回到客廳我才開口:「我也不拐彎抹角的就直接問了,介紹我來的那朋友說,你們這宅子有怪事?」

    男主人聽到話臉色微微一白,但是很快就回復過來,表情變得有些無奈的跟我說:「我們這屋子是沒問題的,這樓本來就挺新的,前面也只住過另一戶人家而已,根本沒有發生過任何讓這裡不乾淨的事情,」說著他又看看我和秦一恒,嘆了口氣繼續說道,「這發生的怪事⋯⋯那聲音⋯⋯都是從樓上傳下來的。」


tbc.


评论 ( 3 )
热度 ( 8 )

© 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