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吃歐美糧吃很凶,產出卻一直很少
最喜歡爬牆去吃其他家的食物(欸
DC家喜歡蠻久了~希望有機會能挑戰寫寫看他們的角色
KSM最喜歡的是拉郎的蘭帕,然後HEH都可以
X-man就是吃EC
ST真愛不解釋!

寫過最多文的是全職韓葉
以及很愛但覺得自己永遠不敢去挑戰的盜墓
凶宅就是吃朋我~最近被官方桶的那一刀漸漸癒合了...

不太有雷點,神經大條!萬年HE黨!
盡量努力更文...但是誰知道(
歡迎勾搭>> www.plurk.com/summer_bug

[凶宅筆記][朋我] 那點破事兒 02

*其實就是到CWT上的小試閱那邊~XDD

*希望能順利覓得五月ICE場的攤位.....

-------------------------------------------------------------------------

    「樓上傳下來的聲音?怎麼說?」我聽著有些莫名其妙,樓上傳下來聲音,那是上面住戶惹的麻煩才是,有什麼好困擾的。

    男主人面有難色地繼續說道:「一開始我們以為是樓上家裡有孩子,總是在地上踱步鬧著玩,還特別上樓去理論了一番」,邊說著還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看天花板,「誰知道上面的那家人倒是先指著我給唸了一頓,說是我們沒事別老用東西戳天花板,聲音會傳上來,惹的人不得安寧。」

    我皺著眉朝秦一恒看了眼,心想這人都說的什麼啊?卻見秦一恒若有深思的盯著客廳上方的天花板,也不知道有沒有把屋主說的話給聽進去。

    「誰那麼無聊沒事拿個掃把戳天花板啊!這根本就……」

    男主人越說越激動,說起自己無辜的被樓上的鄰居唸了一頓,音量都大上了幾分,一直沒說話的秦一恒卻突然開口打斷了他:「你客廳的大燈是不是重新裝的?」

    這話一問我跟那男主人都愣了,怎麼會突然問這麼一句,敢情著這房子真的沒問題,乾脆直接開始看起裝潢風格了?

    男主人雖然覺得自己憤慨的故事被莫名得打斷,但畢竟我們是來看房子的,回答這問題還是比較重要的:「呃……剛搬進來沒多久就換掉了,配合裝潢重裝了現在這一款的。」

    秦一恒點點頭,然後有不說話了,像是在考慮著什麼的樣子,看看天花板又環視了一下整個客廳,最後突然轉頭開了大門跨出去對著門框又看了半天,才又回到屋裡。

    我對他這種行徑還算習以為常,不過倒也難得見他裡裡外外看這麼仔細的,所以我也沒多說什麼,因為我估計這貨等等肯定要問屋主能不能晚上來看房子了。

    果不其然,回到屋裡的秦一恒一點也沒客氣,立刻就問了那男主人可不可讓我們倆晚上進來這再看看。

    男主人起先是有些不願意,畢盡傢俱還剩下一些沒搬走,總是有些擔心會不會遇到騙子,而且晚上他沒辦法一起過來,實在是不放心。

    我只能跟他解釋有些東西白天看不出來,晚上看才能確定,他不能過來我們做事反而方便,而且秦一恒說的『晚上』大概都要過十一二點的,留個鑰匙給我們就行了,更何況我們也算是認識的人介紹的,跑也跑不掉。

    給我這麼一說,對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像是自己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一樣,也就笑笑說那就拜託兩位了,把一副備用的家門鑰匙交給了我,讓我們晚上可以自己過來。

    一行人就這樣先離開了房子那,我跟秦一恒跟屋主走的是反方向,路上隨便進了個小麵館打算把午餐先解決起來。

    等麵上來的時候我才開口問他:「怎麼樣,那房子是什麼問題?」

    秦一橫搖搖頭,說他現在也不能確定,但是那覺得那個所謂從上面傳下來的聲音很奇怪,整個屋子有些說不出來的不對,總之絕對有問題是肯定的,至於實際上是怎樣的問題,就要等到晚上了。

    我說這次總不是我一個人睡裡面了吧?之前兩次經驗我可不想再來一回。

    秦一恒盯著我看了會兒,然後說這次不用。

    我才想感到安慰的點點頭,才覺得哪裡不對,這貨剛剛盯著我是他媽的再給我考慮阿!而且『這次』不用又個什麼意思!

    我心想,這秦二真他媽的是個損友……

 

***

 

    吃飽飯後我和秦一恒倒也沒有回我那去,主要是懶得開了車子回來又要找車位,再者是秦一恒說今天想早一點去剛剛那宅子看狀況,太陽一下山就去的話,也就沒必要非回家一趟了。

    我跟著秦一恒在這附近晃著,去了趟金紙店買了些比較基本的必需品,大概就是香燭紙錢什麼的。

    晃累了就乾脆買了兩杯飲料,窩回了車上待著,兩個人把前座椅背往後躺到最底,就這麼睡起了午覺,等到秦一恒叫我起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在不用個二十分鐘就該整個天黑了。

    他看看時間正剛好,叫我也幫忙分著拎了些稍早買的東西,把車鎖好後我們便出發了。


tbc.


评论
热度 ( 3 )

© 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