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吃歐美糧吃很凶,產出卻一直很少
最喜歡爬牆去吃其他家的食物(欸
DC家喜歡蠻久了~希望有機會能挑戰寫寫看他們的角色
KSM最喜歡的是拉郎的蘭帕,然後HEH都可以
X-man就是吃EC
ST真愛不解釋!

寫過最多文的是全職韓葉
以及很愛但覺得自己永遠不敢去挑戰的盜墓
凶宅就是吃朋我~最近被官方桶的那一刀漸漸癒合了...

不太有雷點,神經大條!萬年HE黨!
盡量努力更文...但是誰知道(
歡迎勾搭>> www.plurk.com/summer_bug

[全職/韓葉]第一次?

*其實本來是幫要畫合本的基友想劇情,要寫"瞞著你抽菸"這個題目的......結果默默的就失控了,所以變成這麼俗氣的名子(欸!)真是拍謝////////

*退役,韓葉半同居前提

*寫太多退役梗了...之後想挑戰一下別的風格,不然都沒進步(倒....

------------------------------------------------------------------------

    一年一度的全明星賽順利落幕,榮耀15週年這樣的大日子,主辦單位當然不會放過好好宣傳的時機,硬是邀請了各家退役的大神級人物共襄盛舉,怕極了這種場合的葉修,也因為身為國家隊領隊的身份而被半強迫的乖乖參加了。

    前兩年韓文清退役後,國家隊招攬他來成為了總教練,跟葉修兩個人活生生成為年輕一輩選手最期待也最怕看見的存在,也因著這樣的契機,一年裡有大半的時間葉修都住在韓文清這裡,兩人的關係也就這麼理所當然的穩定了下來。

 

    「累死我了,老骨頭經不起這樣操勞啊……」葉修打開大門,鑰匙往鞋櫃上一丟,嘴巴裡哀哀叫道。

    懶得連彎下腰好好拖鞋都不想,葉修踩著鞋跟掙扎著的把鞋子給脫了下來,這麼大個人就往沙發上撲去。

    韓文清把門給帶上,對於葉修這種逆向成長的幼稚行為已經是見怪不怪了,更何況他知道葉修這次參加那活動是真的累了。

    不說這十五周年的活動聲勢有多大,主辦官方沒事居然想出了個什麼『傳說對決』的噱頭,一眾退役的大神們回來參與活動,表演賽、觀眾互動一個沒少,當然最讓人激動就是一票大神帶著自家晚輩,和老對手來場對決。

    事實證明,這一代的輝煌是不會輕易被人遺忘,想盡辦法搶票、轉賣,這種手段層出不窮,在網路上簡直是像是引起暴動一般,樂了主辦單位,卻苦了葉修。

    新仇舊恨加加總總,葉神大大哪免的了被狠狠圍剿,幾場對戰下來把他累的可慘了,回來的路上時不時就要唉唉叫說自己老了,還得對上一群忘恩負義的傢伙。

    「葉修,累了就先去洗,不要在沙發上賴著。」韓文清皺著眉對葉修道。

    「你先去你先去,讓我喘口氣吧,老韓。」葉修撇過頭望韓文清的方向瞄,半張嘴壓在沙發的靠枕上,懶散又含糊的道。

    韓文清正想開口叫對方少在那耍賴,就見葉修已經把頭轉回去,整個埋在了靠枕裡,十足的鴕鳥狀讓韓文清在心裡翻了無數個白眼,最後理智的選擇不要跟這人爭下去,轉身回房間拿了換洗衣物,先一步地踏進了浴室。

    浴室裡悶悶地傳來了水花聲,攤在沙發上的葉修倒是抬起了頭,像是在確認些什麼。

    一個翻身的從位子上彈了起來,葉修停頓在原來的位子上好一會兒,看不出來是要做什麼,半响才又猛的站了起來,抿了抿嘴往後面陽台走去。

    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來的一包菸,包裝被捏的皺巴巴的,葉修從裡面掏出了僅剩的最後一隻菸,靠著陽台欄杆把它點了起來。

    輕輕吸進一口以往熟悉的味道,卻意外的發現有些陌生了,葉修盯著夾在指尖的菸有些發愣。

    自從他和韓文清半同居之後,他就越來越少抽菸,主要是韓文清不喜歡一屋子的菸味,葉修也就刻意的避開,要抽菸就一定跑到這後陽台上來。

    結果Q市的冬天徹底的征服了葉修身體裡的那群懶惰細胞,冬日的幾個月下來葉修才發現,自己抽菸抽的少多了,結果雖然沒說戒菸,但自己已經幾乎沒再抽了。

    至始至終韓文清都沒對這件事發表任何評論,但是葉修知道他其實挺高興的。

 

    只是這個周末的全明星賽實在讓他吃不消,身體上累是一回是,倒是精神上的累讓他有些緩不過來,帶著國家隊出賽自己是不用上場的,今天坐回那小隔間裡,總覺得上一次這樣好像已經很久以前了。

    也因為這樣,他才會趁著韓文清去洗澡的時後溜到這把菸撈出來,彷彿像是抽根菸才能讓心情消化一下。

    邊想著邊抬起手正想抽第二口,喀的一聲,陽台的門就被推開了,還能有誰?就看韓文清剛沖過澡,換了簡單的居家服站在那。

    葉修手裡夾著煙抬在半空中,一張嘴半開半闔的卻沒吐出半句話,氣氛一瞬間有點尷尬又有點不好意思。

    其實葉修不知道自己在緊張什麼,但就是有種像是做壞事被抓到的孩子般的感覺揮之不去,眼神下意識的就從對方身上飄向了其他地方。

    葉修著拿著菸,抽也不是丟也不是的,半截手臂掛在欄杆外,倒是韓文清的反應蠻出乎葉修的意料,不明顯的嘆了口氣,卻是踩著室外拖鞋走到了葉修旁邊。

 

    韓文清大概能猜到葉修的一點心思,這次的全明星周末為了活動,邀請了不少退役的大神們回來,那種說大概算是『景物依舊人事皆非』的感覺,大家都多多少少也都有一點,只能說完全不懷念過去有無限精力去熱血對戰的情境,那真是騙人的。

    兩個人啥也沒說的就站那,葉修見韓文清並沒在意自己手上的菸,這才又慢慢的抽了第二口,還不忘調侃的說一句:「裝什麼深沉啊,老韓。」聽的對方很有要對他巴頭的衝動。

    「偷溜出來抽菸就不是裝深沉了?」韓文清白了葉修一眼,語氣裡卻是帶著罕見的溫柔。

    「哥的榮耀之路自然有比較多的輝煌可以懷念,羨慕也不帶你這樣的。」葉修邊說邊忍不住輕輕的笑了,側過頭去往韓文清瞧,眼角的笑意無賴的可以。

    面對著傢伙,韓文清從來也沒被他的垃圾話得逞過,只是淡淡的回了句:「好漢不提當年勇。」

    葉修呵呵兩聲沒繼續接話,韓文清就站在旁邊,兩個人一起靠在欄杆上,不約而同的想起剛剛踏入榮耀這個世界的那時後。

    十幾年間的一切歷歷在目,卻又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結果搞了半天,搞不好就他跟老韓的這段關係最真實,說實話,當時這事他最沒想到的事;不知道從哪裡突然冒上來的一股多愁善感,念頭剛閃過就搞的葉修自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大男人的說這個實在有點噁心。

    有點心虛的吐出一口煙霧,眼看手裡的菸就要燒到菸屁股了,葉修四處看看,覺得還是拿進屋子裡熄吧,轉身就要往室內走。

    韓文清卻突然伸過手來把他手上的那一小截菸屁股給拿了過來,葉修愣了一下,不知道這個舉動是什麼意思?

    就看韓文清盯著那一小截快燒到盡頭的香菸,眉頭微微的皺起,看不出來在想什麼,然後就這樣當著葉修的面把那截菸湊到了自己的嘴邊,輕輕的淺嘗了一口。

    葉修還來不及表示一下他驚訝的情緒,就看韓文清皺著的眉又加深了幾分:「……嗯?」

    估計是不習慣菸的味道,葉修心想,畢竟抽菸和聞到二手菸的味道完全是兩碼事。

    「進去吧。」韓文清沒對方才嘗試的一小口菸發表評語,只是捏著它,示意讓葉修一起先回到室內。

    人生第一口菸的感覺如何啊?」把沾了水徹底熄滅的菸蒂丟進垃圾桶裡,葉修覺得這事件實在讓人好奇,終於還是忍不住的問了。

    韓文清也不掩飾,那味道真的是一點也不好,不太在意的低聲答道:「不怎麼樣。」

    「哈哈哈哈哈哈,也是阿,本來就不是什麼好菸。」葉修笑的一付沒心沒肺的樣子,多難得看韓文清大大吃一次憋,可要抓緊機會多笑兩聲,邊說邊又窩回了沙發上,幾分鐘前被發現偷抽菸的內疚感早就不知道去了哪裡。

    韓文清往他旁邊的位子一坐,二話不說的就把人給扯向自己,直接堵住那咯咯咯個沒停的嘴。

    葉修給這麼冷不妨的一堵,差點沒岔到氣,趁著空隙還吱吱嗚嗚的想說話:「握槽,老韓你幹嘛…惱羞啊…欸欸…」

    韓文清當然不是因為什麼惱羞,只是覺得需要確認些什麼,而現在嚐著對方唇齒間的味道,韓文清不經意的勾了勾嘴角。

    其實剛剛在陽台上嚐了那一小口的菸,是以為那會跟現在嚐到的味道一樣,才鬼迷心竅般的試了一口。

    這個全明星周末,他其實跟葉修在某種程度是有差不多的感受,說不上是什麼負面的感觸,大抵上大概就是覺得時間過的真的挺快,結果熱血拼鬥的日子告一段落,很多事情都不一樣了,卻沒想到這人居然還在身邊。

    說到底,他從沒有開口說過希望葉修戒菸,即便他並不喜歡菸味,也希望這傢伙能健康些,可是也許彼此磨合就是這麼一回事,記憶裡的葉修好像總是叼著菸,實際一想,卻很久沒有親眼看他在抽菸了。

    有這麼一件關於葉修抽菸的事,韓文清始終沒讓任何人知道,這麼說吧,想他做人光明磊落、敢做敢當,但總還是有他覺得帶進棺材比較好的一兩個秘密。

    韓文清用舌尖滑過葉修的上顎,一寸也沒放過的仔細品嘗對方的味道……也是讓他記憶深刻,大概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味道。

    因為什麼事情都會有發生的第一次,第一次的冠軍戒指、第一次跟人同居、剛剛好奇的第一口菸......現在想想,截至目前為止的人生,很多事都跟葉修著傢伙拖不了關係。

    就像現在,廉價菸草的氣味混著葉修的味道,剛當初一樣,是他韓文清人生第一次接吻的味道。


评论 ( 2 )
热度 ( 50 )

© 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