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吃歐美糧吃很凶,產出卻一直很少
最喜歡爬牆去吃其他家的食物(欸
DC家喜歡蠻久了~希望有機會能挑戰寫寫看他們的角色
KSM最喜歡的是拉郎的蘭帕,然後HEH都可以
X-man就是吃EC
ST真愛不解釋!

寫過最多文的是全職韓葉
以及很愛但覺得自己永遠不敢去挑戰的盜墓
凶宅就是吃朋我~最近被官方桶的那一刀漸漸癒合了...

不太有雷點,神經大條!萬年HE黨!
盡量努力更文...但是誰知道(
歡迎勾搭>> www.plurk.com/summer_bug

[KSM/蘭帕]All you have to do is ask

這次CWT42上發的情人節小無料~~說好節日結束前貼出來摟!

*我也不知道對於在電影裡出現了幾秒鐘的人來說什麼是OOC,但是還是OOC注意一下比較好

*然後其實我好一陣子沒寫文了,有點生疏不是你的錯覺

*我只是想看比較黑的Lancelot

*歐~然後雖然是情人節寫的賀文,但其實這篇算是Pre-Slash(!?

--------------------------------------------------------------------

    Percival摘下眼鏡,用指尖緩緩地揉了揉滿是疲憊的眉間,忍住想傾身將額頭輕靠在面前的會議室大門上的衝動,確定方才這一瞬間的失態並沒有被任何人撞見,才輕嘆出一口氣:「呼……」

 

    這次的任務內容並不困難,為時也不常,貧瘠國家的邊界森林中日漸壯大的恐怖暴亂份子,計畫著要用激進手段來這片屬於女王的土地上發起攻擊,至少,出任務前的簡報是這麼說的。

    和過去的任務沒有什麼不同,找到組織中心的首腦,問得出情報是加分,問不出來是常態。即便如此,Percival仍在出發前盡可能地將準備工作做到最完善,像總是有備無患的B計畫和永遠不希望派上用場的C計畫。

    然而這次當他潛入敵方後,事情大幅度地出了意外,情報的誤植顯然是被對手狠擺了一道,並且遠超出了單一人力可以控制的局面,所幸後援來的即時,才僥倖的全身而退,但不知道為什麼,Percival的情緒卻一直無法平靜下來。

 

    Percival下意識的順了順衣擺,又微微的調整了下眼鏡的角度,彷彿這樣的動作能讓自己更好的隱藏起情緒,這才旋動了金色的門把,推開了會議室的大門。

    「Lancelot?」沒見到預期中該出現在長桌盡頭的老者,卻見到在自己的座位旁坐著的熟悉身影。

    顯然是被自己開門的聲音所吸引,Lancelot從桌上的資料中抬起頭,目光順著聲音落到了Percival身上。

    「阿~你到的比預期中早啊?」Lancelot輕快地問道,聲音裡毫不掩飾地透露出見到對方的愉快。

    Percival還抓著門把的手不自覺得握緊了一下,內心突然有些感到罪惡,會議室的那個人想必是早知道他今天會回來,才刻意坐在那等的,可剛才開門的一瞬間見到對方,自己第一個閃過的念頭卻是轉身離開。

    在眾位騎士之中,Lancelot在他感覺上來說總是有那麼些不一樣,並不是因為那人總是喜歡穿著格外花俏的西裝,也不是因為他那同等花俏的行事作風,更不是因為他擺著明的對自己表達的好感及追求。

 

    他不懂Lancelot,Percival這樣想著。

 

    作為一個貴族出身的紳士以及Kingsman特務,Percival對於讀懂一個人還是有個一定的自信,無論好壞,人總是會在一些小細節中透露出一絲本質。

    可是在和Lancelot同為特務工作的這些日子裡,Percival總有種他沒真的看透過這個人的感覺,於公於私都是,但令他最不安的卻是那個自己看不懂的人,像是能輕易的、透徹的讀懂自己。

    就像現在這個場景,Lancelot不是第一次製造這樣的“工作後巧遇”了,他總是能在最好的時間點上逮著自己,次數多了,自己也就漸漸地妥協,因為即便是紳士也需要在工作後來點放鬆的時刻,更何況自己其實意外地享受那人的陪伴。

    他會和Lancelot放鬆著說些無所謂的話,那讓自己感到輕鬆,對方總能敏銳的避過幾乎所有他不想提到的話題,所以對話間少有尷尬或冷場,Lancelot能天南地北說上很多趣事,他敢說自己有成功的被他逗笑了那麼一兩次。

    他們至今沒上過床,Percival多少對這件事有些意外,Lancelot總是表現得對自己興致勃勃,可當自己真的明示暗示著願意跟他睡,對方總表現得像理解能力突然故障一樣的含混過去,然後隔兩天見面,卻又跟之前一樣,一臉笑咪咪地湊上來。

    就在那時候Percival赫然發現,他簡直一點也不了解Lancelot這個男人。這個念頭像病毒一樣的迅速擴長,Percival刻意地迴避了Lancelot兩回,試圖理清思緒,然後就接著來了這麼一個任務。

 

    「Percival?」

     聽到有人叫了自己一聲,Percival一個回神,才發現Lancelot已經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正朝著自己這邊移動。

    為什麼偏偏這時候要遇到他,Percival煩躁的心想,他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一個能看穿自己情緒的人來“關心”他,再說,這人還是他另一個心煩的源頭。。

    Lancelot就這樣站在了離自己兩步外的正前方,帶著一貫的微笑看著自己,卻是沒再說話。

    Percival提起眼光看著對方,他想也許自己現在還可以轉身離開,也許他會如往常一樣避開自己不想說的話題,就這樣若無其事地陪他把時間含混過去,但無論如何Lancelot的目光都沒有給他一個答案。

     僵持了小半會兒,Lancelot突然地向前靠近了過來,卻不是衝著Percival而去,而是伸手按向了會議室的門把。

    被對方的手臂擦過身側,Percival很自然地往反方向讓出了空間,就這樣看著Lancelot側著身走出了那扇門,一時間不知道這是什麼狀況,就這樣站在了門邊好一陣。

    Percival輕挑了挑眉,有那麼一點自嘲的想,那男人是不是把自己看得這樣清楚?所以二話不說的乾脆先行離開?

    直到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來後,Percival又忍不住地伸手想摘下眼鏡,眼角剛好瞄到了旁邊桌上Lancelot沒帶走的那疊紙張。

    他知道這東西被這樣留在桌上,必定是代表其中的內容無關任務或任何機密訊息,剛才那不經意的一撇,還見到上面似乎有一些潦草的圖形,Percival嘆了口氣,乾脆把整小疊的東西都往旁邊給推開,免得惹眼分心。

    手才剛碰到那只的邊緣,喀的一聲,那是會議室的門把被旋動的輕微聲響,就看Lancelot單手拖著托盤走了進來。

    托盤上的茶壺裡已經可以聞到剛泡出來的伯爵茶香,Percival看著Lancelot在眼前放下托盤,安安穩穩地入座,再一人倒了一杯新鮮的伯爵茶,才停下動作看向自己。

    「你...」怎麼去泡個茶又回來了?

    Percival最終是沒問出口,因為Lancelot突然開口打斷了他:「親愛的Percy,任何你想知道的事情,其實只要開口問。」

    這麼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聽的Percival一愣,但隨即他便意識過來了,Lancelot這是在說他呢......

    看來這之前自己的迴避舉動對方是明確的接收到訊息了,這段時間他回想了兩人之前相處的畫面,他發現Lancelot總是不經意地問著關於他的事情,

    『Percy原來你喜歡好茶勝過好酒嗎?』

    『Percy你西裝總是訂些黑烏烏的顏色,這該不會是你最喜歡的顏色吧?』

    『Percy如果能活到退休想做什麼?』

    『Percy你的真名是什麼?』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這些微不足道的零散的問題中被一點一點的認識,可卻他一次也想不起來自己問了任何一件關於Lancelot的私人小事,而對方也真的從來沒有自己提起過任何相關的事情。

    他這樣想想,他對Lancelot一無所知不是很正常的事嗎?並不是知道了對方最喜歡得顏色可以代表什麼,或者這樣就算是瞭解他了什麼,那只是一個象徵,象徵著他想更靠近自己。

    那麼反過來說,他其實是在等著自己開口去問嗎?那張笑瞇瞇的風流紳士臉皮下,到底包著些什麼?

    又喝了口茶,Percival用他那一貫的冷臉,側眼瞪著Lancelot,鏘一聲的把茶杯落在成套的瓷盤上,轉過頭去便吻上了身側的人。

    Lancelot像是沒料到Percival會突然這樣做,但此時此刻他可無心抱怨。

    時重時輕的淺嚐很快便演變成帶著輕輕啃咬的熱吻,Lancelot伸手托住對方的後頸,溫柔地將人更扣向自己,拇指還不忘曖昧的輕撫,兩人的契合感像是已經這麼做過了千百次。

    直到Percival絮亂著呼吸將自己推開,讓兩人的額頭相抵的靠在一起,才聽見Percival吐著氣音問道:「老地方的義大利餐廳,一起晚餐,來嗎?」

    Lancelot深色的雙眼裡染著滿滿的喜悅,給了對方一個招牌的紳士笑容:「Oh…definitely .」


---------------------------------------------------------

然後就可以情人節快樂了!(誤


评论
热度 ( 13 )

© 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