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吃歐美糧吃很凶,產出卻一直很少
最喜歡爬牆去吃其他家的食物(欸
DC家喜歡蠻久了~希望有機會能挑戰寫寫看他們的角色
KSM最喜歡的是拉郎的蘭帕,然後HEH都可以
X-man就是吃EC
ST真愛不解釋!

寫過最多文的是全職韓葉
以及很愛但覺得自己永遠不敢去挑戰的盜墓
凶宅就是吃朋我~最近被官方桶的那一刀漸漸癒合了...

不太有雷點,神經大條!萬年HE黨!
盡量努力更文...但是誰知道(
歡迎勾搭>> www.plurk.com/summer_bug

[KSM/蘭帕] Look before you leap - 2

第一章

         18個月後。拉斯維加斯,美國。

 

         Percival半個月前接手了現在這個任務,起因是一個政府秘密組織研究出來的新型病毒遭竊,顯然他們自認為滴水不漏的保全系統在竊賊的眼裡還差上了一截,當晚值班的三位武警皆被一槍斃命,而後援的保安小隊趕到的時候,病毒早已不翼而飛。

         監視器幾乎沒有捕捉到那位竊賊的身影,最多也只是拍到半個不清不楚的背影,幸好藉著犯人手中一晃而過的特殊武器,這僅有的微小線索,Merlin鎖定了在黑市頗有名聲,一位被稱為黑猴子的老道能手;根據以往這人的作案行徑,他們推斷竊賊的目的只可能是受雇來行竊,或者要自行在黑市銷贓。

         Percival跟尋著線索一路追蹤著黑猴子,跡象顯示他自行銷贓的可能性佔了上風,他曾多次的跟一位海外的不知名人士進行溝通,總算是在三天前敲定了見面的時間和地點,這就是為什麼Percival現在會身在拉斯維加斯市中心外緣的一間租賃倉庫附近,在租來的轎車裡監視著電腦上目標人物的定位點。

         『Percival,目標的位置在靠南側的單間倉庫,衛星上顯示有一隊車隊往你這邊方向移動,在這個區域這樣的車隊出現太不尋常,很有可能是買家。』耳機裡傳來了Merlin的聲音。

         「了解,往目標移動中。」Percival邊說,邊已經關上車門,伏著身朝倉庫的外圍欄移動。

         倉儲區的外圍僅是鐵網柵,除去監視器之外幾乎是沒有什麼實質的作用,Percival從最偏遠的監視死角潛了進去,這區全是獨立大空間倉儲區,每扇鐵捲門邊都標注著編號,看過去有些距離的其中一扇卷門被開啟了一半,可以肯定就是他們約定交易的地點。
        Percival從目標對面的那排倉庫後方繞過去,在能夠最貼近卻不被發現的一間倉庫邊停了下來,感熱夜視儀看出去確實只有目標一個人在那間倉庫,旁邊明顯低溫的物件沒有意外就是裝的病毒的裝置。

         「沒有看到黑猴子的同夥,車隊距離還有多久抵達?」Percival問。

         『隻身一人到交貨現場不像是他的作風,但偵測確實沒有其他人在附近。』Merlin的語氣有些疑惑,『車隊距離大約估計再60秒會開進停車場。』

         貼著牆邊,Percival迅速在心理估算了一下每個環節,擊殺目標、帶走箱子、離開現場,沒有差錯的話,買家抵達的時候他會已經在開往機場的路上。

         「按計劃執行,什麼......!?」

         噠!噠!噠!噠!噠!噠!

         深夜的沙漠地區幾乎沒有任何噪音,一陣微弱的螺旋槳聲音引起了Percival的注意,還來不及反應,下一刻便是一陣機關槍連續射擊的巨響。

         一架無人遙控飛行器上架設著火力強大的武器,刺眼的火光迅速且規律的重擊,朝著半開的倉庫捲門一陣掃射,Percival幾乎能確定等在裡面的黑猴子現在已經一身千瘡百孔的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中;他瞄準了飛行器開槍,卻毫不意外的換來對著自己方向的一陣掃射,所幸飛行器的準頭不是很準確,但卻也讓Percival沒有辦法離開現在躲避的位置。

         「Merlin!操作無人飛行器的訊號源是從哪裡來的?是另一方人馬參合進來了嗎?」Percival對著耳機另一頭的人問道,但心理其實頗為確定答案是否定的,那無人飛行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操作的訊號源不停地在移動中......是從車隊發出來的!』

         Percival覺得不妙,探出頭往倉庫的方向看,只見飛行器已經從門裡飛了出來,下面掛著一個銀色的手提箱,迅速的上升飛出倉儲區,不遠處可以聽見倉儲公司的保全小隊快步的接近,他知道自己再不離開只會更加麻煩,只好對著耳機裡說先撤離,沿著能避開保全的暗處離開。

         『飛行器與車隊會合了。』Merlin顯然已經抓到了飛行器的移動位置,『車隊沒有停下來,他們只是來接飛行器的。』

         Percival彷彿能看見Merlin對著螢幕皺眉的樣子,很少人能這樣擺他們的魔法師一道,但不論這群人是誰,他們顯然自信滿滿,毫不在意的直接以機關槍掃射,說明對方確信當其他人能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已經遠離了現場,並且難以追溯,想必那死在倉庫裡的黑猴子大概到死都沒想到自己會這樣被耍了。

 

         Percival開離倉庫不遠處與疾駛的警車擦身而過,刺耳的鳴笛聲讓他忍不住加重了油門;當務之急是在附近找個地方先待下。

         「那個黑猴子看來只是個為不足道的旗子,」Percival對著另一頭的Merlin說,「我明天要想辦法進那間倉庫一趟,也許會有一些線索讓我們查出是誰帶走了手提箱。」

         『Percival,剛才追蹤車隊跟飛行器的訊號都被中斷了,敵人可能已經發現有人在追查病毒。』Merlin的回應現然是對狀況不感到樂觀。

         「不論帶走病毒的人是誰,他們絕對比我們預期中的專業,而且資源充沛。」

         Percival覺得襲擊倉庫的情況有些可疑;首先,被殺的黑猴子依照他們了解,也在道上也不是生手了,為什麼他會做出獨自一人前往交貨地點這樣的低級錯誤?其次則是對方使用的無人飛行裝置,靈巧的反應顯示操作者有著豐富的經驗,更別說飛行器撤退與行經車隊會合的時機點,怎麼看都像是被演練多次的套路,配合的分秒不差。

         Merlin輕嘆一聲。『這邊剛收到關於那個失竊的病毒的新資料,這比預期的狀況複雜。』

         此刻下落不明的病毒照官方的說法,嚴格來說更像是個半成品,這個病毒雖然效果猛烈,但其本體其實十分脆弱,因此它需要一個「載體」來才能傳播,也就是說,不論是誰取得了這隻病毒,他們必需要有相對應的器材設備以及專業人員才有用,這也許能為他們的追查爭取一些時間。

         自我安慰,Percival有些不耐的心想,這種心存僥倖的天真推斷這更證實了他的猜測:對方很清楚自己竊取的東西是什麼,而且絕對有備而來,問題是,如果他們將病毒變成可啟用的生化武器,他們最終的目的是什麼?當作籌碼進行威脅?或是以翻倍的價格賣給更激進的份子?

         『他們顯然是太天真了,而且大概還隱瞞了些什麼,』Merlin的聲音打斷了Percival的思緒,魔法師的聲音冷靜卻帶著無奈的說。『既然這已經成為境外任務,而且情況比想像中麻煩,你需要後援,我已經讓Lancelot飛去跟你會合了。』

         Percival聽到那人的稱號時不禁楞了一下,他有這個印象,這個在他成為Kingsman第一天就來跟自己自來熟的男人,當時他說希望有機會跟他合作。

            當然後來他發現騎士們之間別說搭檔,直到今天,有一半的騎士他還沒親眼見到過本人,他一度懷疑Kingsman是不是根本沒有搭檔任務的說法,也就把那人當初的話漸漸給淡忘了,所以真的不能怪他Merlin派人來支援時感到驚訝:「......我明白了。」


tbc.

评论
热度 ( 7 )

© 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