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吃歐美糧吃很凶,產出卻一直很少
最喜歡爬牆去吃其他家的食物(欸
DC家喜歡蠻久了~希望有機會能挑戰寫寫看他們的角色
KSM最喜歡的是拉郎的蘭帕,然後HEH都可以
X-man就是吃EC
ST真愛不解釋!

寫過最多文的是全職韓葉
以及很愛但覺得自己永遠不敢去挑戰的盜墓
凶宅就是吃朋我~最近被官方桶的那一刀漸漸癒合了...

不太有雷點,神經大條!萬年HE黨!
盡量努力更文...但是誰知道(
歡迎勾搭>> www.plurk.com/summer_bug

[KSM/蘭帕] Look before you leap - 番外01

初遇



        Percival是今天第一個走進會議室的人,前段時間的選拔在這裡頻繁的進出讓他對裁縫店內部有了一定的熟悉,但正式以一個Kingsman的身分走進這地方,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認,他有些緊張,但更多的是一種難以言喻的興奮。
        身為家中的老么,Percival上面有兩位十分優秀的哥哥,兩人在政界都已開始展露鋒芒,然而自己的性格他自己很清楚,哥哥們所選擇的路也許並不適合自己,所以即便早先選擇念了軍校,當時的自己其實還不慎清楚自己要往條路前進。

        直到他得到成為Kingsman的機會。

        看著眼前的古典長桌,總是坐在首席的年長男人還沒出現,這讓Percival認為今天提早一點到達是個很好的決定,並不是他不喜歡面對那個被稱為Arthur的男人,只是對方臉上那種有禮卻總是含著一股優越感的笑容總讓他感到有些為何。
        Percival伸手用指尖輕輕滑過一塵不染的桌面和排列整齊得座椅,沿著桌緣走到今後將屬於自己的那個位置,屬於”Percival”的位置,這個想法讓他忍不住的輕挑了挑眉。
        
        「啊?你一定就是新的Percival?」一個溫厚的聲音從們邊傳來,打斷了Percival的思緒。        
        Percival側過頭看去,說話的男人穿著鐵灰的正式西裝,會在這種時候走進這裡的應該也是Kingsman的一員,也就是自己未來的「同僚」之一,可那人臉上掛著的笑容卻讓Percival有那麼一點不確定,畢竟,以Kingsman的標準來說那看起來有點......太親切了。
        男人走到了自己身邊的位子,前臂往椅背上一靠,側著身邊說著邊伸出了手:「我是Lancelot,歡迎來到Kingsman。」        
        聽到男人說出自己的稱號,Percival心裡不可否認的有些意外,即便是從不參與八卦話題的他也聽說過Lancelot,內容大多不可避免的是關於他那次選拔時發生的事情,還有他身為Kinsman卻總是有些特立獨行的風格。
        看著對方友善的笑容,Percival心想著也許那些傳聞還是有這麼一點可信度的,並把先前那一絲疑惑先排除到一旁,禮貌的伸出手回握住對方:「我是Percival。」
        Lancelot笑的看著Percival,突然開口問:「如何?有點不真實嗎?」
        「嗯?」Percival突然一愣,一瞬間他以為對方看出自己剛才心裡回想起那些關於傳聞的事,頓時有些窘迫。
        但Lancelot接著問的話,讓他知道自己是誤會,「成為一個Kingsman?一個秘密的騎士,一個新的Percival?」
        Percival不太確定如何回答這些問題,但不真實肯定不是他的答案,當他被推薦進入選拔的時候,他認為自己很清楚要成為一個Kingsman代表了什麼,但成為一個新的『Percival』?這兩者的差別......?
        Percival斟酌著他的回答正要開口,卻被另一個聲音給打斷了。
        「你們到的意外的早啊,」是Arthur,「Lancelot,請不要這樣靠在你的椅子上。」
        「啊,Arthur。」Lancelot站直順了順自己的西裝,朝著Arthur禮貌的點了點頭。
        Percival也反射性的正了正身子,對著Arthur打了招呼。
        Arthur沒說話的笑著回應了兩人,從靠著窗的這一側走到最前方的位子坐了下來,這時Lancelot和Percival才跟著坐進了自己位子。
        「看來你們已經互相認識了。」Arthur問,語氣卻不是問句,「Kingsman沒有高低之分,坐上這個位置,就是我們的一份子,恭喜也歡迎你的加入,Percival。」
        「謝謝。」Percival冷靜且簡短的答道,而Arthur看起來還算滿意。

        Arthur低頭看了看時間,「時間到了。」說著,並示意Percival將眼鏡戴上,透過每個位置上的投影,Percival第一次見到了除了Lancelot以外,其他Kingsman們。

        會議進行的並無什麼懸念,前任Percival的任務已經由其他人接手,並且已經完成收尾,準備回到英國;其餘的人彙報了手上關於任務或淺在威脅的訊息,Lancelot估計接下來要離開一段時間到挪威一趟,而Arthur將一個國內潛入獲取資料的任務交給了Percival,順便讓不能實際到場的人認識了這位新的Kingsman。
        會議結束後Arthur顯然還有其他是要處理,並沒有表現出要離開會議室的意思,只是對Percival說他的西裝應該已經完成,離開前可以去找老裁縫,Percival表示知道後便離開了會議室。        
        剛拐下樓梯,卻發現Lancelot站在櫃台前跟老裁縫聊得有說有笑,而且顯然是在等自己,因為他還來不及反應,櫃台前的男人就大方的向他揮起手,讓老裁縫跟著轉頭朝自己的方向看過來。        

        「Percival,請跟我到第一試衣間。」老裁縫也正在等著今天這位新進的Kingsman來找自己,便直接請他朝試衣間走去,原本正在和他說話的L跟著熱心的抬手指了指右邊,看上去像是很期待什麼的樣子。

        有那麼一瞬間Percival還以為那人想跟著一起進去,即便知道對方不可能做出這樣無理的舉動,在老裁縫將門帶上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在心理暗自放心的嘆了口氣。

        當Percival再次踏出試衣間的時候,他看到Lancelot正從店內的沙發上站起來,順手放下手中的威士忌,轉過身來看向Percival:「看起來很完美。」Lancelot毫不猶豫的笑著讚美出聲。

        「......謝謝。」訝異於眼前的人竟然還未離開的Percival,讓對方大方的稱讚給嚇了一跳了,一時間居然除了回這麼一句之外他也想不出其他的對應。

        Lancelot指向反方向的那間試一件,對Percival道:「因為你的推薦者無法來得及回來,但你又立刻要開始執行任務,所以接下來讓我為你介紹其餘的部份吧。」

        Percival這下明白了對方留下來等他的理由了,點點頭的跟著他走進了試衣間;Lancelot打開放滿Kingsman各式各樣專屬道具的密室,帶著Percival走進去,並逐一開始介紹它們的用途。

        Lancelot拿起一雙鞋子晃了晃,「我聽Galahad說,在我進來的前一年,這些鞋子裡還會裝電話,你能想像嗎?」他邊說邊露出一副很想笑的臉,「你想想,一個Kingsman,穿著最高級的定製服,本來該是展現出最優雅的社交品味的人,卻手裡抱著自己的鞋子,一臉嚴肅的進行通信?」

        Percival聽他這樣說著,不住的挑了挑眉,他相信不會有任何一個Kingsman做出在大庭廣眾之下拿鞋子打電話的事情,但卻控制不住在腦中浮現了那樣的場景,嘴角為此不禁勾起一分笑意:「我想應該沒有人會在晚宴或任何正式場合上需要緊急通訊。」

        「我只慶幸現在我們已經不需要仰賴自己的皮鞋了,」Lancelot顯然很高興Percival的反應,邊笑著說到邊走到放戒指的那一櫃:「這個,Kingsman一般戴在自己的慣用手,這小東西有??福特的電流。」順勢的抬起自己右手,展示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同款戒指。

        Lancelot讓Percival挑起一個自己的尺寸戴上,卻沒有立刻展示給他看戒指的啟動方式,反而是側過身微微靠在牆上,雙手交叉抱在在胸前突然開口道:「你知道,你在選拔期的表現很亮眼,大家都很看好你。」

        不明白為什麼突然說起這話題的Percival,下意識的蹙起眉看向對方,因為他可以感覺到這句話可不是稱讚,而是後面要接上『但是...』。

        「在任務中,總會有無法被計算到的部份,你要記住有時候即使使盡全力,事情也不會完美的進行,但是那不是任何人的錯。」

        和Percival預期的不太一樣,但卻更讓他不舒服的一番話,若不是良好的教養,他恐怕會衝動的回給對方一句『這是你的經驗談嗎?』,至於臉上表現出的不悅,他想對方應該能接收到他的訊息。

        Lancelot絲毫沒有在意的樣子,只是接著開口:「這可不是我的經驗談,你們也許聽說過什麼,不過這跟我對你說的話沒有關係,」他自嘲的笑笑,「你把事情規劃的太完美,出了一點偏差就怪在自己身上,老實說,這種偏執的想法在外面太危險。」

        其實Lancelot不該對非自己被推薦人的表現知道的那麼清楚,但是鑑於這次他壓根沒推薦任何人,又這麼碰巧的協助Merlin監測了其中一場訓練,他必須承認眼前這個剛新成為Percival的年輕人,在當時第一眼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所以他有些勤快的在前段時間常去跟Merlin打招呼,甚至熱心的表示可以幫忙,基於Lancelot並沒有推薦的候選人,當時他從任務回來的傷也還沒完全康復,Merlin也就接受了這份有點可疑的好意。

        很快的,Lancelot就發現他『觀察對象』有著明顯的完美主義傾向,倒不是說那樣不好,條理清晰的策略似乎從來沒出過差錯,這讓他在選拔的訓練裡表現格外出色,所以即使自己在最後的時間就又再度被外派,他也沒懷疑過一定可以再次見到他,正式的那種。

        今天之所以刻意留下來等他,Lancelot其實也有點猶豫,總覺得對不熟的『新同事』說這些話多少有些不妥,但他自己成為Kingsman的日子也不過短短三年多,說起任務經驗他也還算不上老鳥,只是這些經歷讓他很清楚知道一件事,不容一絲差錯的完美主義作風會很容易碰壁受挫,所以這不是經驗談,這頂多算是個善意的提醒吧?

        Percival確實有些驚訝於Lancelot說出這樣話,但一時間卻不知該怎麼回答;他不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說了,以前也有人說過他偏執、完美主義,等等......只是當然沒人會這麼直白的當著他面說出來。

        其實他也不是刻意要這樣的,只是小時候看著前面兩個哥哥的優秀表現,所以即便沒有人逼他,他也忍不住的要求自己要更努力、做的更完美,等他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行事作風,他並不認為這是個缺點,直到現在被眼前這今天才第一次見面的男人這樣攤在面前討論。

        「你別誤會,我真的不是要倚老賣老什麼的,只是...」Lancelot揮了揮手,正起身往掛著傘的櫃子移動,一半卻又轉過身來說:「我換個說法,外邊那一切都是瞬息萬變的,後備計畫、後備計畫的後備計畫可能都會派不上用場,所以除了計畫A到XYZ之外,隨機應變是才會是你的考驗。」

        Lancelot說完便看向Percival,心裡有點後悔,這下還真是有點尷尬......

        而看著眼前的這人,Percival意外發現自己剛才一度升起的敵意出乎意料的已經降了下去,他相信對方說的這番話真的只是單純的給他一個善意的建言,他猜想也許是自己選拔期的一些作為讓對方注意到自己,才刻意製造這樣的機會來說出這番話。

        面對對方盡量掩飾卻仍顯露出的一絲尷尬苦笑,Percival不住的浮起一絲真心的微笑開口:「我明白,謝謝你,Lancelot」

        這樣的回答讓Lancelot鬆了一口氣,眉一挑的換回了往常的笑容:「歐,Percival,請叫我Jeams吧。」

        Percival知道規定上他們不該稱呼對方名字,對於Lancelot突然就對著自己說出真名不禁有些錯愕,而且怎麼話鋒一轉就變成這樣了?

        「我沒告訴你我的姓氏,所以這也不算真的洩漏身分吧?」Lancelot右眼一眨的說。

        「well……」Percival接受了對方突然一轉的話題,雖然有些突兀,卻是化解了剛才的那一點尷尬,不過他可還沒立刻就跟對方變成以名字相稱的好朋友,所以這次換他抬手交叉抱在胸前:「…..我會記得,但是...未來合作愉快,Lancelot。」卻掩不住自己的聲音透露出少見的輕快。

        Lancelot沒有堅持,反而是愉快的笑了出聲:「我也期待能有跟你合作的一天。」

        這次的『正式見面』最後的結果還是不錯的,至於未來合作?依照這些日子的經驗,大概不會這麼快吧?Lancelot心想。


END

------------------------------------------------------------------------------------

整個文的順序邊寫邊決定作個調動......所以這邊目前拉去作番外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 Powered by LOFTER